魔改了盆小水仙。
拍照时左右对不上聚焦翻箱倒柜找到个手机用镜头套装......本来以为要一直吃灰下去,结果微距很给力啊!

这两个就做得不是很好了....君子兰有点无从下手,小一点的猜测应该是玫瑰吧,但实在是想不到能更好更简洁的做出来的办法。总之不是很满意。

Little Pots

Little pots

想想长谷部那张劳碌命的脸

今天和友人审说起刀剑日常,聊着聊着聊起了梦幻坐骑长谷部,然后我就说呀,嘿西怎么怎么。
友:“嘿西是啥?”
我:“就,诶?嗯......就嘿嘿的嘿,耀西的西,不是へし切り.....”
友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耀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我:“......”
我构想了一下长谷部的脸ps在耀西(马里奥)的头上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双双迷之被戳了笑点。
我灵光一闪,勉强收住情绪,大喊一声:

“梦幻坐骑———耀西长谷部!”

总之笑岔了气。

(这事儿不能让长谷部知道)

本周进度
可爱的小叶子

睡眼朦胧的摸了一下锻刀池,4h。瞬间清醒。

青毛这匹马呀......不加冲力不加机动,但偏偏加了五打击。莫非你是会上蹶子踹的朋友么?还是说一脖子梗过来咬人?

啊,莫非是匹耕马,田当番好助手那样子的?

和女孩子们一起回家,地铁上晃晃悠悠的出了虎哥。真是个好天气呢。

和平的日常

1 / 3

© 一颗竹笋 | Powered by LOFTER